第b7版:海棠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图片新闻

第a2版
聚焦2019全国两会

第a3版
聚焦2019全国两会

第a4版
要闻

第a5版
校园

第a6版
财经

第a7版
健康

第a8版
报刊征订

第b1版
封面故事

第b2版
家庭

第b3版
成长

第b4版
户外

第b5版
视界

第b6版
养生

第b7版
海棠山

第b8版
人才·就业

第c1版
新闻关注

第c2版
国内

第c3版
国际

第c4版
文娱

第c5版
公益广告

第c6版
科技馆

第c7版
报刊征订

第c8版
广告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水润生活
◎许会敏

    如今每个周末,我都会雷打不动地回去看母亲。站在阳台上,看着年过古稀的她,像个小姑娘那样,穿起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跟周遭的老姐妹一起下楼遛弯,心里感觉特别幸福。

    真的,这才是我那个精致婉约的母亲该有的生活。在我心里,她就该这样优雅的老去。

    或许你会说,这有何难,中国千千万万人,不都是这样变老的吗?是的,这种生活方式的确极其普通,可是对两年前的母亲来说,却是那样遥不可及。那时,她和父亲还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因为近十几年中,不断有拆迁的消息传来,节俭了一辈子的他们,便不肯再多花一分钱去修缮。我和弟弟虽数次张罗,也都被他们坚决地阻止了,说是别乱糟蹋钱。

    我童年记忆中,那座器宇轩昂、窗明几净的新屋,渐渐在几十年的岁月和风雨里变得皱纹堆累、一脸风霜,就如我那日渐老去的父母一样。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母亲十二年前得了脑血栓,病后的她仅勉强可以自理,根本无力再顾其他。而一辈子粗枝大叶、当惯了“甩手掌柜”的父亲,应付日常的一日三餐已然手忙脚乱,哪里还有心思和精力再去收拾什么屋子。又及,我和弟弟都不在身边,他们又死活不愿来我们这里。所以,尽管回去一刻不闲,我们能做的也十分有限。

    眼见着老屋日日在尘灰与烟火中,越来越颓败破旧,除了我们做儿女的,家里的亲戚和孩子们已经很少有人再愿意踏进这座荒疏的院子,走进这间色调日渐晦暗的屋。被疾病折磨的母亲,也越来越瑟缩、黯淡。不是没动过租或者买套楼房给他们住的念头,可终因无力说服执拗的他们而作罢。其实我哪里不懂,他们既不想增加我们的负担,亦不愿离开守了几十年的故土。说心里话,春夏有绿植的时候还好,冬天的老屋和父母尤其令我有种触目惊心的疼痛和无奈。惟盼着早点动迁,也好顺理成章让他们离开那里,换一种方式去生活。怎奈天不由人,一盼就又流走了十年光阴。

    两年前,老屋终于拆掉了,母亲也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清晨只要拉开窗帘,明媚便欣然入户。没多久,我们便惊喜地发现,舒适明朗的环境,让母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像一株多年处于休眠状态的老树,重又焕发了生机。腰身挺拔了,穿着精心了,脸色红润了,话也变多了,不仅把房间擦拭得光洁明亮,在窗台上重又养起了花花草草,而且可以去市场买东西了。要知道,母亲自打生病以来,几乎没再单独出去花过钱。

    母亲重又找回了自己。这十三年,她因病而变得干涩皱巴的生活,也终于水润舒展了起来。

    如今,我那颗一直紧紧揪着的心也如愿释然落地。偎在母亲身边,睡在她柔软的大床上,也治愈了我多年的失眠症。现在,回娘家踏踏实实睡一觉,已经成了我疲惫工作之后最好的放松休闲方式。真的希望,母亲在属于她的花样年华里,能够安然幸福地一直走下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a1版:图片新闻
   第a2版:聚焦2019全国两会
   第a3版:聚焦2019全国两会
   第a4版:要闻
   第a5版:校园
   第a6版:财经
   第a7版:健康
   第a8版:报刊征订
   第b1版:封面故事
   第b2版:家庭
   第b3版:成长
   第b4版:户外
   第b5版:视界
   第b6版:养生
   第b7版:海棠山
   第b8版:人才·就业
   第c1版:新闻关注
   第c2版:国内
   第c3版:国际
   第c4版:文娱
   第c5版:公益广告
   第c6版:科技馆
   第c7版:报刊征订
   第c8版:广告
鹧鸪天
西江月
春天的脚步
读刘禹锡《望夫山》
夜读古诗
母亲的水润生活
海棠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