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7版:海棠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图片新闻

第a2版
要闻

第a3版
民生

第a4版
校园

第a5版
财经

第a6版
互动

第a7版
健康

第a8版
旅游

第b1版
新闻关注

第b2版
家庭

第b3版
成长

第b4版
户外

第b5版
视界

第b6版
养生

第b7版
海棠山

第b8版
人才·就业

第c1版
新闻关注

第c2版
国内

第c3版
国际

第c4版
文娱

第c5版
健身·公益

第c6版
科技馆

第c7版
报刊征订

第c8版
养生
 
标题导航
2019年08月09日 星期五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出
◎沙爽

    这是清晨六点半钟,在南国十月的末梢处,太阳还没有出现,而海水正在退潮——也可能是涨潮,谁知道呢?

    我在海滩上来回走动。海在做什么?看上去它声色不动,但我觉得它其实已经醒了,打着呵欠,身体转侧,把身上这床巨大的被子搅成一波一波。几艘渔船还亮着惺忪的渔火,泊在水与天的相接之处;而在距离此岸近些的地方,已经有大大小小的渔船,正向着深海驶去。突然,仿佛精灵一般,一大群海鸟在远处的海水上空现身,它们忽而旋高,忽而下潜,然后终于商量好了似的,哗然散落到海面上,我再也无法看到它们。

    此时的海水,并不是我此前想象里的蔚蓝。它是掺杂了灰蓝的银白色,上面布满大片大片明亮的微光和正奔涌而来的海浪的阴影。不,那其实是天上的云的影子,是从海中上升的水滴,正在天空模拟出海中巨大的生灵。天与海,它们以这样的方式,息息相通,从来不曾离开过彼此。

    太阳升起来了,但它也不是我想象中的海上日出。这太阳,一枚橙色的蛋黄,自高于海平面的那片云雾中出现,在海水之上铺下一条细细的橙色光带。但只不过几分钟,它又躲入了重重云雾。光带消失了。但是你知道它还在。在那里,有肉眼难以看见的光芒,正从那团青灰的云雾中撒向海面。紧接着,云雾好像被谁在暗中驱驰,突然向高处奔去,看起来倒是离人间更近了一些。太阳在此时重新露出了它的脸。它退去了一部分红晕,但是更亮,开始有了耀眼的意思。云和雾气仍缭绕在它的身上,你能够感受到,有什么在那里酝酿。而在水天相接之处,出现一团明亮的聚光,仿佛隐身的神灵正要隆重登场。猝然之间,那条原本隐隐约约的光带变粗变亮,阳光的热度随即喧哗着拍打在人脸之上。是的,太阳,它带来了光焰和炙烤地球的力量。在我的头顶,有一半的天空,已经由灰白变成了淡蓝,在那里,有一道看不见的、昼与夜的界线——一只半圆的、仿佛半透明的灰白的月亮,还犹犹豫豫地悬浮在上边。

    而在日出之前,我注意到不远处泊着的一只简陋的小型渔船,距离沙岸大约三五十米远。但是,三十米或者五十米,对于大海来说,大约都不值一提。

    后来的几天,这只小船一直泊在那里。它那么小,本来应该出现在某座小城公园立着几株垂柳的湖边,而今却像一封投错了地址的信,让人吃惊而惘然。

    一天清晨,海上起了风,太阳也迟迟不见踪影。小船在浪涛中颠簸着打转,时现时隐。海偶尔呈现出它狰狞的一面,让小船和人类惊怖于自身的卑微。我以为这定然是一个阴天,但是错了。太阳陡然出现,先是东北角处的一边侧脸,只不过几分钟,地球转动,把它抛出酣眠的云层。光焰铺展,瞬间照亮了头顶的天空,也照亮了更多的云朵的边缘,把白的云染成了绯色,又给那些准备遮掩它的乌云镀上了金边。

    那天有几个女孩站在浅水处戏浪拍照,她们薄纱的衣裙在风中如彩云翻卷。而海水阴森,汹涌的浪涛丝毫不肯为美妙的青春略作收敛。但是当我踏入海水,那条由阳光铺在海上的闪烁的光带,似乎正引诱着我,一步步踏向远天。我向侧旁闪避,而它紧随不舍——阳光何等慷慨,每一个站在岸边的凡人,都拥有一条阳光特地为他铺出的闪光缎带。

    又一天清晨的同一个时分,海水退得比平常更远,吐出了一片我始终不曾看见的、铁锈般的礁岩。这些奇特的岩石,它们的上半部分是黑色的,像铁质,有奇怪的斑纹和回旋;下半部分,也就是被海水更长久地浸蚀着的地方,也像铁一样,生出了暗红的锈迹。这锈迹流质般的,沿着岩石的侧壁淌下去,一直渗进了沙层里。我想起来了,这是一座由火山造就的岛屿,那么或许,这些假装成石头的家伙,它们正是三万年前从地心里喷涌出来的铁?它们燃烧,冷却,变成了一群既不属于海洋也不属于陆地的小兽,一天天被海水消磨。

    退却的潮水还把一些东西留在了岸上:人类丢进海里的杂物,死去的珊瑚树的断肢,还有柔软纠缠的绿色海藻。我在海滩上走来走去,捡拾了很多珊瑚和石头,直到把两只手都塞得满满当当。大海太过富有了。大海啊,请你原谅一个穷人的贪婪。

    我把这些收获的宝贝摆在沙滩上。旅途遥迢,我不可能将它们全部带走。反复的筛选之后,我带回了两枝珊瑚。其中的一枝形如人掌,只是拇指残缺,小指也短了半截,其余的三根手指并立,像山坡上矗立的三根罗马神柱,支撑起上方未知的虚空。另一枝,一座奇怪的山峰,兀立的峭壁上开凿出众多神秘的洞穴,像龙门石窟里藏着的古老神灵。它也像一座孤单的城堡,窗棂残破,墙壁被风雨蚀出深邃的孔洞。我曾在辽东小河口的明代长城敌楼上,看到过类似的孔洞。那些坚硬的石头,像泡沫板一样被时光捅成了蜂窝,遍布深而密集的小洞。那一段未经现代人野蛮修复的明长城,雕满了几何图案和绚丽的花朵,又奢华又脆弱,让我甚至不敢伸手触摸。而珊瑚在它们的微型城堡顶端也开出了花朵:花心里是呈放射状的纤细触手,它们曾经以人类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轻微抖颤,把大片的海水一一滤过。

    我把手指插进浪涛之间。南方清晨的海浪,有着不属于深秋的温度。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脱离了我日常所在的时间,仿佛一脚踏入另外的虚空之中。

    太阳升高了,整个世界被照亮。南中国滑进它的上午时光。在十月下旬的上午七点半钟,遥远的北国正在摆脱它昨夜的残梦;但这里是南方以南,安恬静寂的北部湾。那只小船还在那儿,它距离我既没有更近,也没有更远。在太阳和它的光焰之间,小船变成了一个黝黑的逗点。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a1版:图片新闻
   第a2版:要闻
   第a3版:民生
   第a4版:校园
   第a5版:财经
   第a6版:互动
   第a7版:健康
   第a8版:旅游
   第b1版:新闻关注
   第b2版:家庭
   第b3版:成长
   第b4版:户外
   第b5版:视界
   第b6版:养生
   第b7版:海棠山
   第b8版:人才·就业
   第c1版:新闻关注
   第c2版:国内
   第c3版:国际
   第c4版:文娱
   第c5版:健身·公益
   第c6版:科技馆
   第c7版:报刊征订
   第c8版:养生
绿色,涂染夏季的灵魂
我的乡愁
日出
海棠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