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7版:海棠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图片新闻

第a2版
要闻

第a3版
民生

第a4版
校园

第a5版
财经

第a6版
互动

第a7版
健康

第a8版
旅游

第b1版
新闻关注

第b2版
家庭

第b3版
成长

第b4版
户外

第b5版
视界

第b6版
养生

第b7版
海棠山

第b8版
人才·就业

第c1版
新闻关注

第c2版
国内

第c3版
国际

第c4版
文娱

第c5版
健身·公益

第c6版
科技馆

第c7版
报刊征订

第c8版
养生
 
标题导航
2019年08月09日 星期五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棠文摘

    “爸爸,”梅塞苔丝走到餐桌跟前说,“请您坐在我右首;至于左首,我留给我的兄长。”她温柔地说,这柔情犹如匕首扎进费尔南的心窝。

    他的嘴唇全无血色,在那张棕褐色的脸上,我们可以看见血又一次渐渐往下退,往心脏涌去。

    唐戴斯这时也在请客人入席。他请莫雷尔先生坐在他右首,唐格拉尔坐在左首;而后,他扬臂示意,请大家各自入座。

    宴席上已经摆满香味浓郁的阿尔勒腊肠,晶晶发亮的大龙虾,色泽淡红的螯虾,周身长刺的海胆,还有南方老饕交口赞誉、声称尽可与牡蛎媲美的蛤蜊,以及随海浪冲上海滩、识货的渔人统称为海果的各式可口海鲜的冷盘。

    “怎么都不说话呀!”老人呷了一口琥珀色的葡萄酒说,这酒是邦菲尔老爹刚给梅塞苔丝送来的,“敢情这三十来个人都只顾得笑了。”

    “喔!做丈夫的不见得老是兴高采烈的。”卡德鲁斯说。

    “可我,实在是因为太幸福,才反而不觉得兴奋了。”唐戴斯说,“如果您也是这么想,我的邻居,那您就说对了。有时候,快乐会产生一种奇特的效果,和痛苦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a1版:图片新闻
   第a2版:要闻
   第a3版:民生
   第a4版:校园
   第a5版:财经
   第a6版:互动
   第a7版:健康
   第a8版:旅游
   第b1版:新闻关注
   第b2版:家庭
   第b3版:成长
   第b4版:户外
   第b5版:视界
   第b6版:养生
   第b7版:海棠山
   第b8版:人才·就业
   第c1版:新闻关注
   第c2版:国内
   第c3版:国际
   第c4版:文娱
   第c5版:健身·公益
   第c6版:科技馆
   第c7版:报刊征订
   第c8版:养生
绿色,涂染夏季的灵魂
我的乡愁
日出
海棠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