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7版:海棠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图片新闻

第a2版
要闻

第a3版
热线

第a4版
校园

第a5版
美丽家乡

第a6版
财经

第a7版
生活资讯

第a8版
人才就业

第b1版
新闻关注

第b2版
家庭

第b3版
成长

第b4版
报刊征订

第b5版
时事

第b6版
天下事

第b7版
海棠山

第b8版
报刊征订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0日 星期五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家的酒故事

●胡敏    

李白的《将进酒》,豪纵狂放,成为千古绝唱,而我的原生家庭与酒的渊源也非常深,所以今天我也说酒。

    我的奶奶与姥姥两个家族均好酒,这可能也是父亲与母亲有缘的原因吧?

    远祖的故事就不说了,据母亲讲,姥爷好酒。但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能吃饱饭都是一种奢求,哪有酒可喝?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次母亲从辽东某县城回辽西的娘家住了一段时间。“从前的日夜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的年代,几年才能回家一次,思念亲人噬骨断肠。返程之前母亲对姥爷说:“爸爸,我带您去照相吧。”姥爷说:“我不照相,你把照相的钱给我买酒吧!”足以说明好酒的程度。因此终究没能留下一张照片。几年后,母亲再次回来时,姥爷已经去世。母亲没有看到姥爷最后一面,而姥爷一生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爷爷也好酒。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某一年春节前,父母打发我和弟弟去乡下看望爷爷奶奶,小住了几天。他们家有一个铸铁、沿宽、略浅的火盆。奶奶起来做早饭,将干树叶塞满满一灶坑,点燃,然后坐在用玉米皮编制的厚厚垫子上,拉风匣助燃,“呱嗒、呱嗒”,很有韵律,时而又停下来,用一米多长的烧火棍搅动。饭熟了,把燃尽但是还有火的灰烬掏出来,放在火盆里,堆得高高的,再把表层压实,看不到火星,然后放在屋内炕上靠近炕沿的位置,用以屋内取暖。数九寒天,从外边进来的人,坐在热炕上,同时习惯性地伸手烤火,火星一天都不会熄灭。爷爷在炕上放上一个很沉且因使用多年而发亮的长方形实木桌子,桌子上摆上简单饭菜,然后在一个搪瓷缸里倒入开水,往一个锡制酒壶倒入二两老白干酒,把酒壶置入开水里烫酒。接着用火盆烤几个干的红辣椒,拌入咸菜里,屋子里弥漫着香辣气味。爷爷就坐在热炕上,用一个小酒盅喝酒,就着咸菜,每嘬一口酒,嘴巴会发出“啾啾”的品咂声,让人听了感觉美味极了。

    可能是家庭的影响吧?父母均好喝酒。从吃饭不成问题开始,父母俩人就开始喝酒。每天晚饭时,就着家常菜,每人二两酒,也不多喝,但是从不间断。二老自己喝不算,还把他们认为至高享受的美味,毫无吝啬地分享给孩子们。我在三十几岁时,某一次在娘家吃饭,不知因何父亲给我倒了一满杯的酒,足有三两。在此之前,我滴酒不沾。这一次也是推辞。然而母亲也在旁边劝:“喝吧!爸爸都给你倒了。”我端过来,和父母边聊边喝,一杯酒没有感到辣嘴,全喝进去了。吃完饭,也没有感到头晕,骑上自行车上班去了。这是我一生饮酒的开始。

    对于喝酒,始终想不明白。好喝酒的人自己喝酒就行了,为什么还劝酒,怕别人喝少了呢?请教了一个老同事,他说:“喝酒是把自己所好与别人分享。所以说,酒越喝越厚,钱越耍越薄。”

    因为有着家族传承,对酒不排斥,并且我和老公真诚待人,所以招待远朋近友,或家族节日聚会,每喝都尽兴,之后俩人挽着胳膊,互相搀扶回家,也成为亲朋眼里夫妻和睦琴瑟和鸣的标志行为。然而,随着年龄增长,酒喝不动了。今后宴客改为喝水,但是要把满腔的热情融入水中,让水具有酒的外表,火的热度之后,待亲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a1版:图片新闻
   第a2版:要闻
   第a3版:热线
   第a4版:校园
   第a5版:美丽家乡
   第a6版:财经
   第a7版:生活资讯
   第a8版:人才就业
   第b1版:新闻关注
   第b2版:家庭
   第b3版:成长
   第b4版:报刊征订
   第b5版:时事
   第b6版:天下事
   第b7版:海棠山
   第b8版:报刊征订
雪花静谧
海棠文摘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我家的酒故事
请到北方来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