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新闻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新闻

第02版
城事

第03版
文化综艺

第04版
报刊征订

第05版
娱乐

第06版
乐购·保健

第07版
博闻

第08版
报刊征订

第09版
报刊征订

第10版
黄刺玫

第11版
报刊征订

第12版
报刊征订
 
标题导航
2019年04月13日 星期六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志愿军烈士的“家人”找到了——
五代人的守候 只为英雄无悔
“庞妈妈”
郝素云
烈士庞锡林的“妹妹”庞希兰,动情地讲述“大哥”庞锡林的往事。
提起“大哥”庞锡林,“庞妈妈”的亲生儿子庞锡恩(左一)特别激动。

    月6日,本报以《一段‘母子’未了情》为题,刊发了一位志愿军烈士与“阜新妈妈”之间延续了60多年的未了情。1950年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一个班因执行任务,借宿在我市市区北部一个小村庄的一户姓庞的老乡家里,班里一名小战士深得房东庞妈妈的喜爱,便认了“干妈”。不久后朝鲜战争爆发,小战士赴朝鲜战场,身负重伤,临终前留下遗嘱,“我要埋在‘妈妈’所在的村头。”从此,“庞妈妈”一直守候着“儿子”。“庞妈妈”过世后,她的亲生儿子继续守候着“大哥”。

    然而,记者得知了这段感人肺腑的往事,却一直无法找到“庞妈妈”的亲生儿子庞锡恩,也无法了解更多关于这位志愿军烈士与“庞妈妈”一家人的故事。

    稿件见报后,记者陆续接到多个电话,其中,有“庞妈妈”的两个孙子打来的,也有“庞妈妈”的女儿和外孙打来的。通过他们的讲述,60多年前的那段往事更加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大哥”的原名叫林长海

    4月8日,在市北新村的一户住宅里,记者见到了今年85岁的庞希兰。她是“庞妈妈”的大女儿,也是烈士庞锡林的“妹妹”。

    “我爸叫庞会卿,我妈叫郝素云,认下我‘大哥’那年,我妈43岁,‘大哥’22岁,我16岁。”庞希兰说,“庞妈妈”育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其中对“大哥”印象最深、接触最多的就是庞希兰。她印象中的“大哥”是高个子,大眼睛,穿着军装的样子特别精神。“大哥”为人特别淳朴、正直,对“爸爸”“妈妈”和三个“妹妹”更是特别体贴、特别好。

    “听说他从小就没有了父母,15岁就当兵参加了革命。只知道‘大哥’是‘关里’人,已经不记得他的老家是哪里。还有一点记得特别清楚,他原名叫林长海,是离开我家到朝鲜战场上后改的名字,叫庞锡林,‘林’是他的姓,是为了纪念与我们一家人的感情!”庞希兰说,“我记得‘大哥’原本在老家有一个亲姐姐。‘大哥’牺牲前后,我妈曾几次给‘大哥’的姐姐写信,但一直没有任何回音。直到临终前,我妈都一直盼望着‘大哥’老家的姐姐或者其他亲人的音讯,却一直没有。”

    “我妈对‘大哥’的疼爱之情,简直超过对我们这四个亲生儿女。”庞希兰告诉记者,给她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哥”赴朝参战之后,“庞妈妈”在全家人尚且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走遍全村借来几斤羊毛,花了一个多月的工夫亲手纺成毛线,再一针一线地给“大哥”织了一条毛裤。直到“大哥”牺牲时,这条毛裤一直穿在他身上。“我爸爸过世很早,妈妈一直是一个特别坚强的女性,我‘大哥’的牺牲却让她深受打击……‘大哥’牺牲后,我立志以他为榜样,17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几年后又被评为阜新市劳动模范。”

    长眠的烈士并不孤单

    4月8日,在龙畔家园小区一户住宅里,记者见到了今年68岁的庞锡恩,也就是“庞妈妈”的亲生儿子,不幸的是,老人已经重病卧床多年,无法接受记者采访。(下转02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01版:头版新闻
   第02版:城事
   第03版:文化综艺
   第04版:报刊征订
   第05版:娱乐
   第06版:乐购·保健
   第07版:博闻
   第08版:报刊征订
   第09版:报刊征订
   第10版:黄刺玫
   第11版:报刊征订
   第12版:报刊征订
不忘初心 因爱而美
下周升温伴有大风
五代人的守候 只为英雄无悔
电影《铁马英歌》15日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