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黄刺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新闻

第02版
城事

第03版
关注

第04版
报刊征订

第05版
娱乐

第06版
惠生活

第07版
博闻

第08版
2019高考讲座

第09版
报刊征订

第10版
黄刺玫

第11版
报刊征订

第12版
报刊征订
 
标题导航
2019年06月08日 星期六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端午·童年

    □特邀嘉宾

□姜孝春

    对于我来说,端午节不是吃粽子,不是赛龙舟,也不是载歌载舞的大联欢,而是母亲放在枕头前的鸡蛋,是故乡青亮亮的山,蓝瓦瓦的水,是隐藏在山水里那抹悠长的回忆。

    在那个叫做大沙力土的小村子里,端午节是被叫做五月节的,这是那时候农村里最重要的节日。童年时的农村很穷,一个鸡蛋可以换一斤咸盐、一个小楷本或者母亲用来为我们缝衣服的那团黑线,所以平时是根本舍不得吃的。而五月节这天早晨,当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时,最先发现的便是枕头边上的两个红皮儿鸡蛋,于是,一轱辘爬起来,胡乱地穿上衣服,然后朝着村西边的小土山跑去。这时候的小土山上已经聚集了好多人,都是十来岁的孩子,我们开始将鸡蛋沿着小土山向下滚,看谁的鸡蛋先坏,没有坏的,再相互顶,看谁的鸡蛋最结实,每顶破一个鸡蛋,都会引来一阵欢呼。鸡蛋破得差不多了,我们也玩累了,于是开始坐在小土山上吃鸡蛋,雪白的蛋青,金灿灿的蛋黄,那抹童年的香味至今还回味在我的生命之中。

    五月节这天是不用帮着家里干活的,母亲会给我们放一整天假。早饭之后,我和弟弟便沿着幽静的林中小路向着离家不远的一座水库走去。小路很窄,树林很静,林中到处是不知名的野花,红的、白的、蓝的,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动,一缕一缕的幽香,在树林里弥漫着。到了水库边,我们一起看那浩渺无际的水,看水库边上浅水里一尾尾游来游去的小鱼,我和弟弟一人一边把手伸到水里,然后猛地向岸上一捞,两条小鱼就被我们扬到了沙滩上,小鱼摇头摆尾地挣扎着,而我们的鞋和裤子也被弄得湿漉漉的。

    看够了水库,玩腻了捞小鱼,我们便朝着水库边上的一片树林走去,这里的树木很大,我和弟弟合着都抱不过来。春天的时候,弟弟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秘密,一棵大树的洞里住着一对猫头鹰夫妇。弟弟带着我找到了那棵大树,然后用力地爬了上去。那个树洞离地面有四个房子那么高,我是根本爬不上去的。弟弟却毫不费力地就爬到了树洞前,站在一个小树枝上将手伸进了树洞里,从里面掏出两个白色的东西放进怀里,然后再沿着树干一点点倒退着爬下来。弟弟从树上下来后,眼眉都笑了,从怀里将两个小东西掏出来。两个小东西漂亮极了,跟两个小老虎似的,最可爱的是,它们并不像其父母一样是棕灰色的,而是全身长满了雪白雪白的绒毛,像两个小雪团一样。

    我和弟弟一人托着一个小猫头鹰,向我们的下一个目标进发。穿过这片树林,再走过一片齐腰深的玉米地,我们就来到了大沙力土的最高峰,一个海拔300多米的小山。山坡上长满了山杏树,而山的顶上,则长着一个谁也叫不出名字的树。这是一个在我们的童年里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山,听大人们讲,这座山里有一个金碾子,一头金毛驴拉着碾子,一个金媳妇赶着毛驴,而碾子中碾出的则是哗哗的清水。据说那水已经积攒了很多很多,被山上面一层无比坚硬的石头笼罩着,如果哪天有人把石头弄破了,我们的村子将成为一片汪洋。而山上那棵不知名的树则是一棵神树,很早以前,有一个人拿着斧子砍它,一斧子下去树干上便汩汩地流出血来,吓得他拼命地跑回家,不久之后便死了。我和弟弟每人摘了满满两挎兜山杏,坐在山顶上一边吃着山杏,一边看着迷迷濛濛的远方。吃够了,看累了,我们将耳朵贴在山上,听里面有没有哗哗的水声,但是我们听了又听,却什么也没听到。这时候,小村里已升起袅袅炊烟,我们知道离晚饭的时间不远了,于是我和弟弟赶紧向家中走去。晚饭是大米饭,桌子当中则放着一瓦盆金黄金黄的鸡蛋糕,这是我们童年最好吃的东西。

    如今,在城里已经不知过了多少个端午节了,煮鸡蛋,吃粽子,看龙舟,好像已经适应了城里人的过法。但我总觉得,童年里的五月节才是真正的节日,那大米饭和鸡蛋的馨香,时不时地在我的生活中泛起一抹甜美的回味……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01版:头版新闻
   第02版:城事
   第03版:关注
   第04版:报刊征订
   第05版:娱乐
   第06版:惠生活
   第07版:博闻
   第08版:2019高考讲座
   第09版:报刊征订
   第10版:黄刺玫
   第11版:报刊征订
   第12版:报刊征订
从品鉴诗词到党员故事
端午感怀
端午祭屈原
端午悼屈原
端午·童年
七律·江苏纪行
端午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