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黄刺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新闻

第02版
城事

第03版
关注

第04版
报刊征订

第05版
娱乐

第06版
惠生活

第07版
博闻

第08版
2019高考讲座

第09版
报刊征订

第10版
黄刺玫

第11版
报刊征订

第12版
报刊征订
 
标题导航
2019年06月08日 星期六
      阜新日报 | 阜新晚报 | 周末 | 星期天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端午情思

□孙柏文  

  那些陈年往事,随着岁月的烟云已飘逝得越来越远,唯有童年的端午节,虽是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度过,却依然那么清新、那么鲜亮。

    记忆中的农历五月初五,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清晨,东方的天际刚泛红,父亲便会到几华里外的田野上采艾蒿,那艾蒿细细的茸毛上还沾着晶莹的露水呢!在清早的那丝丝凉爽中,闻着那散发着药香味的艾蒿总是让我嗅觉亢奋起来,缕缕清香从口鼻直沁到心田,我总是忍不住捧着大把大把的艾蒿狠狠地闻上几下。艾蒿捆扎后,被一束束地悬挂在自家的门楣上,传说能驱病避邪,消灾免祸。

    早晨刚起床,母亲便把昨晚配织好的五色线,分别系在我们兄妹的脚脖子和手腕子上。接着又把一只带着彩色的精巧的小香荷包缝系在我衣服的胸前,于是,孩子们的脸上就有了节日的笑容。早餐的方桌上,母亲会端上盛满鸡蛋的小搪瓷盆,每人分上两三个煮熟的鸡蛋。那皮色粉红、个头浑圆、通体新鲜的鸡蛋,就成了我童年端午节最好的美味。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东北地区,根本见不到南方人吃的端午“粽子”,甚至连吃粽子、赛龙舟的来由都不知晓。后来,上学读了书,才知道端午节是“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屈原22岁就已官居楚国的三阊大夫,曾写下《离骚》和《天问》等不朽诗篇,深受楚怀王的青睐,但却遭到贵族与奸臣的嫉妒和诋毁。楚怀王被骗死在秦国后,屈原悲愤欲绝,上书请求顷襄王为怀王报仇。但顷襄王宠信奸佞小人,后将屈原贬至南方荒蛮之地,三年不复相见。有仇不能报,有家不能归,大厦将倾,民生多难,无法再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梦了,在极度忧愤悲恸的心境下,诗人走上了生命的祭坛,于公元前278年农历五月初五抱石纵身跳入波涛汹涌的汨罗江。江岸边的楚国百姓将包好的“粽子”、煮熟的鸡蛋等食物抛入江中,好让鱼龙虾蟹吃饱了不去咬屈原的身躯,同时划上龙舟打捞屈原的遗体。屈原这个爱国忧民的悲剧故事,让华夏子孙顶礼膜拜了两千多年,人们借助于端午节“春去夏至”的美好时光,歌颂美丽的人文理想、操守意识和民族气节。 

    由于没有包“粽子”的食材,端午节这天,母亲将故乡特产的黏黄米磨成面粉,煮上红小豆馅,做成当地的著名小吃——油炸糕。吃上一口香嫩酥软的油炸糕,那个香啊,几天后还幻觉唇齿余香。又是一年端午至,童年的节日虽然在困苦中度过,今天回忆起来,却依然感觉美好。

    前不久,读到唐代诗人股尧藩的《端午日》诗曰:“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慨生。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鬟丝日日添白头,榴锦年年照眼明。千载贤愚同瞬息,几人湮没几垂名。”仔细想去,似有所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阜新日报社
   第01版:头版新闻
   第02版:城事
   第03版:关注
   第04版:报刊征订
   第05版:娱乐
   第06版:惠生活
   第07版:博闻
   第08版:2019高考讲座
   第09版:报刊征订
   第10版:黄刺玫
   第11版:报刊征订
   第12版:报刊征订
从品鉴诗词到党员故事
端午感怀
端午祭屈原
端午悼屈原
端午·童年
七律·江苏纪行
端午情思